新闻

亦来Talk ▏CR 竞选规则和流程

3月20日的亦来 Talk 分享活动邀请到了 CR 筹委会秘书长朱凤(Rebecca)与大家分享关于 CR 相关的最新动态。

亦来云项目目标是构建一个智能万维网,让数字内容赋予产权,让信息变成财富,也就是 Elastos 提出的”you own your data”。而 CR 的最大优势就是 CRC 共识基于区块链技术。这是一种社区自我发展的机制,使社区治理过程开放,透明,公平并激励更多的个人和团队参与社区和生态系统,并做出贡献。

从项目发展的角度来说,客观上需要包括资本、技术、社区运营、产业、金融、法律等各方面各种资源输入,CR 竞选将有助于最大程度的凝聚社区,这些对于项目的迅速成长是非常重要的。亦来云在区块高度537670 后(即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3日),Elastos 主链升级完成时,ELA Wallet 也正式升级支持了社区成员作为 CR 委员候选人和选民参与 CR 选举和投票。CR 委员竞选工作当前正在进行中,截至目前中英文社区共有16个团队或个人参与 CR 委员竞选。

在此次的分享中,Rebecca 与大家介绍了与 CR 相关的最新动态及 CR 竞选方面的最新规划。下面是本次分享的详细内容。

此次和大家分享 CR 委员选举的相关事情,包括委员的责任、权利、义务等内容。首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我们原计划是2020年第一季度末正式上线 CRC。CRC 作为亦来云的第三层共识,包含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投票,包括委员选举、弹劾,提案生成与投票,社区共识,提案执行、跟踪等。一方面因为疫情耽误了一些进程,另一方面 CR 的逻辑比较复杂,牵扯到各个方面的协调,下面会和大家介绍一下具体情况。

前些天,我们发布了《关于 CRC 上线情况说明》的公告。公告中说明,3月下旬发布ELA Wallet v1.4.2 版本, 该版本将支持 CR 委员参选人绑定 DID 功能,CR 委员参选人可以通过 DID 添加个人简介、竞选宣言等信息;在4月下旬,主链升级,链上开始支持 CRC 共识全流程的基本功能;5月中下旬,发布 CRC 共识的新一版 ELA Wallet v1.4.3 版本,该版本将支持创建提案、CR 委员投票、社区公示、委员弹劾等功能。同时,5月中下旬 CR 网站发布新版本,同时,5月中下旬,主链升级,钱包升级,CR网站升级,这三个协作来支持 CRC 这一共识的实现。

根据上面的 CRC 工程实现计划,距第一届 CR 委员正式诞生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已经有16个团队或个人参与竞选 CR 委员。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 CR 委员相关的权利、义务、职责等内容,没有参选的可以了解下并进行参选。

首先,CR 委员席位共 12 个,到达投票截止区块高度时,将根据排名选举出第一届当选委员。在 CR 的框架下,有好几个场景是一定需要 DID 的,DID 表明相较于其他社区成员有特定的权限。比如,参选委员需要有 DID,才能参选;提案的发起人、负责人需要有 DID;秘书处的秘书长需要有 DID。这些 DID 在 CRC 共识下代表着不同身份和权限以及可以进行的操作。

当选委员需要有 DID 身份,还需要质押5000 ELA,同时当选委员有一个权利即可以自然地获得为 CR 委员保留的12个 DPoS 超级节点,该节点不需要参与 DPoS 竞选,直接当选。在我们目前的 DPoS 的框架下,已经为 CR 委员保留了这12个节点,现在12个节点由亦来云基金会维护,在 CR 委员选举出来后这些节点的所有人归委员所有。这12个 DPoS 节点收益来自于记账收益,一年大约3200个 ELA,委员当选后自然获得一个 DPoS 超级节点,同时获得这些收益。3200个 ELA 即为每年增发的4%中分配给 DPoS 矿工35%中的一部分,根据出块的速度转入 CR 委员的钱包地址。

第一届委员当选后,鉴于 CR 刚开始,同时可能有委员也不擅于搭建节点,所以,初期阶段由基金会帮助12个委员搭建并维护节点。后续,CRC 运行稳定后,就必须由 CR 委员自己或者寻找社区节点服务商帮助他们搭建节点。

CR 委员拥有的节点如果出现不工作、渎职、作恶等情况,节点会有相应的惩罚。同时,CR 委员的权利与 DPoS 状态挂钩。假设,CR 委员所对应的 DPoS 节点宕机,在这段时间里,委员的权限也同样被剥夺,无法进行提案推荐、委员投票等工作。如果某委员管理的 DPoS 节点作恶,该委员也会被去职。这样设计的原因,是因为作为 CR 委员是有义务来维护好自己的 DPoS 超级节点的。

CR 委员正常任期是一年。非正常任职,比如委员自己被社区弹劾下来,则任期提前结束。还有一种情况是,好几个委员同时被弹劾,导致当届委员的在任数少于8个,整个委员会将提前解散,重新进行选举。为什么是8个呢?因为 CR 共识下,CR 委员投票环节里,无论在职多少委员,每个提案都必须不少于8票才能被通过。所以,委员数如果少于8个,即使都赞成某一提案,也无法被通过,所以,必须进行重新选举。

CR 委员参选质押的5000个 ELA,也被用来作为 DPoS 超级节点的质押金。质押金如何返还呢?返还多少受三个因素影响:第一,该5000个 ELA 也作为 DPoS 超级节点的质押金,如果该节点渎职或作恶,将会根据情况部分或全部扣除;第二,根据委员任职时间的长短。在非正常情况下,委员在任期内被弹劾去职,可能没有满一年的时间,这时候返还的质押金返还数量与任职时间的长短正相关;第三,在委员任职期间对提案的投票情况。也就是希望委员能够持续地对社区提案进行投票审核,包括赞成、反对、弃权票都可以,都被认为是有作为的。相反,对于社区的提案不去投票或关注,则会影响后面质押金的返还情况,比如:CR 委员质押5000个 ELA,在任期结束后,根据 CR 白皮书中公示计算只能返还4800个ELA,剩余的200个ELA则被扣除,并永远无法被提出,相当于销毁。

一旦委员被选举出来,在任职期间是可以被弹劾的。那么根据规定,社区对委员的弹劾票数超过 ELA 总流通量的20%,就会被立刻弹劾下去。弹劾没有时间期限,只要在某个高度弹劾票数超过20%,委员就会自动去职。当然,这个过程中,会有人问为什么是20%?也有人问,为什么不是15%?其实,我觉得这个比例可能都可以,但是总要有人抛砖引玉出来供大家讨论。所以,CR 白皮书肯定不是完美的,但是总要先设计出来,大家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讨论、辩论,并最终通过 CR 平台,形成新的 CR 共识。

刚才说的主要是 CR 委员选举和任职的情况。大家知道,CR 的提案可能会涉及多个方面,包括投资,市场推广,技术发展等多个方面。那么,不可能所有的委员在这些领域都很擅长,这些大家也不用担心,在后期可能我们会提供一些专家组的意见供委员们参考。

关于投票场景。5月底,CRC上线后,任何社区成员手里的 ELA 都至少有4个投票场景。一个是已经运行的 DPoS,然后是委员选举,委员弹劾和提案反对。在这4个场景中,DPoS 选举和提案反对都属于票权可以重复使用的,比如,我有10个 ELA,可以投36个超级节点,也可以对5个提案都投反对票;但是委员选举和委员弹劾不可以重复使用。例如,我有100个 ELA,投票给A、B、C三个候选委员,只能是A:30个 ELA,B:30个 ELA,C:40个ELA,委员弹劾也是一样。

再简单说下 CR 资产的事情。在 CRC 的共识下,有两个资产大家需要清楚。一个是 CR 总资产,相当于所有归属 CR 管理的资产,都在这个钱包里;另一个是 CR 委员经费地址,这个钱包里的资产是当届委员可以使用的经费。这两个地址都是固定写死的,在区块链浏览器上可以查到,地址已经定义好,在 CR 委员上线后,大家可以查里面有多少钱。第二个,谁能动这里面的钱?只有代码可以动。比如刚才说的第一个 CR 总资产钱包,是在当届委员选举出来后,代码自动从 CR 总资产钱包中划拨10%到 CR 委员经费地址中供当届委员使用。

而当届委员的经费地址,是当届12个委员去提案可以使用的经费。这个地址即使委员换届也不会变化,但是在往外支出的时候,代码会自动识别当前12个委员的签名或者秘书长签名是什么,然后来控制支出。

然后,简单说一下 CR 筹委会从成立到现在的一些工作总结。首先,所有提案批复的金额都可以在 CR 官网上看到,等正式委员产生后,如果有社区愿意可以提案来做数据分析,当然,秘书处也可以做,让大家更直观的看到整个委员会经费的批复和使用情况。第二个是,CR 筹委会在第一届委员选举出来后使命就自然结束了。

社区提问:

1. CR 委员竞选之后能否自行退出?

目前的框架下,是没有自动退出这一选项的,只能是被弹劾或者 CR 委员解散。为什么没有让CR 委员在当选后可以自动选择退出呢?还是希望大家能明白这是一个非常慎重的事情,一旦被选上,就是对社区的一种承诺,就要把任期履行完毕,对社区负责。另外也会考虑到故意作恶的情况,在极端情况下,有一个人占用5个席位,五个人选择辞职,这样对他的代价很小,但是让整届委员都解散掉了,需要重新进行选举,这对 CR 委员和 CR 的伤害是很大的。

2. CR 委员处理社区提案有没有时间限制?如果没有达到8位委员处理,提案该如何继续?是不是就作废了?

有时间限制的。一旦建议变成提案以后,它就开始7天的倒计时,在此时间内必须去投票,可以赞成、反对或弃权。一个提案达到8票以上赞成或反对则提案通过或被拒绝。如果没有达成8票以上的赞成或者反对,则该提案没有形成决议,那么就作废。如果还想继续讨论,则需要从头开始再去提交。

3. CRC 上线之后相关社区资产的处理流程是怎么样的?

众所周知,CR 委员通过社区投票选举上任后,将正式开始执行 CR 的职责,这也包括管理亦来云社区的资产。合理、正确的使用资金对于项目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而清晰、明确的资金使用流程是正确使用资金的前提。为此,CR 将有明确清晰地资金使用及管理流程。

CR 社区资产由两个特殊的ELA地址控制,这两个地址分别代表 CR 资产和 CR 委员会经费,地址均对全社区公开,并受区块链代码控制。CR 资产地址中存放的是全 CR 社区共有的总资产,其使用规则固定在区块链代码中。每次 CRC 换届选举完成后,新一届 CR 委员会在任期内可以从 CR 资产地址划拔总资产10%的 ELA 到 CR 委员会经费地址中。

CR 委员会经费地址存放支撑当届 CR 委员会运转的 ELA,该地址上 ELA 的使用由 CRC 提案相关的代码控制,且只能用提案的形式批准支付流通,CR 委员会无法单独构建交易转出该经费地址的资产。单个提案所能动用的费用上限被限定为当届 CR 委员会经费总额的10%。

具体到社区生态的发展,提案项目需要资金支持时都需要向 CR 提交提案,提案经委员们审核通过,社区公示无异议后,才会到资金使用这一步。当然,CR 更希望看到社区团队在做完贡献后来申请奖励。

所以,在资金使用过程中分两种情况:

(1)社区团队已经做完了相关贡献申请奖励: 需要社区团队进行提案,将所做贡献的过程及效果,相关花费,申请奖励的金额等在提案中详细说明,由 CR 委员来审批提案,提案通过并在社区公示后,奖励发放。

(2)在项目启动时需要资金的: 如果一些项目在提案通过后,就需要启动资金的,那么 CR 可能会先支付20%,在此过程中,CR 秘书处会持续跟踪和监督项目的进展和落地情况。而剩下的资金需要根据最终交付情况分期支付。

4. CRC 上线前还有哪些具体的技术准备工作呢?

CRC 的工作及处理问题的机制都有复杂的流程,而为了所有信息公开透明,对社区成员可见,这些所有流程都要能够上链,在链上进行操作。如,CR 委员的链上选举,有 ELA Wallet 支持。所有准备参与 CR 委员选举的社区成员都必须经过 Elastos DID 认证,是亦来云的 DID 用户,与超级节点一样,他们也需要质押5000 个 ELA,以证明参选资格。正常情况下 CR 委员的任职周期为一年,在当届 CR 委员任职期满的前一个月开启新一届的 CR 委员环节选举。

同时,在 CR 委员不能正常履职的情况下,那么将被排除 CR 委员会,当 CR 委员会成员的数量减到八人及以下时将自动开启新一届的委员换届选举。以上这些功能的实现都有赖于技术的支持,而这些对于技术的要求,都需要在 CR 委员上线前做好准的。目前,技术上按着开发的规划进展顺利,但因为 CR 的选举关系到亦来云社区未来的发展。所以,在技术支持上需要不断地测试及调整,以保证可以圆满支持 CR 的选举工作。

5. 用户端还有哪些感知到的具体工作呢?

(1)发布具备 DID 功能的 ELA Wallet,支持 CR 委员候选人绑定 DID,添加个人简介、竞选宣言等信息,同时可以将 DID 与 CR 网站账户绑定,通过扫码登录 CR 网站。

(2)发布支持 CRC 共识的 ELA 节点程序,同时将第一届 CR 委员的产生高度写入代码,在达到预设的指定高度后,CR 竞选委员将于5月30日的预设的高度正式产生 CR 的第一届委员。同时,该版本的 ELA 节点程序还本支持创建提案、提案投票、委员弹劾等 CR 功能。

(3)发布支持 CRC 共识的 ELA Wallet,用于支持创建提案、提案投票、社区公示、委员弹劾等功能。

6. CR 目前竞选人可能一部分人还没有真正参与,投票率相比 DPoS 节点的投票可能也人数比较少。那么,最终的截至日期是什么时候?

考虑到当前还有部分有意向参与竞选的成员还没有开始,同时相关技术准备也在推进,预计 CR 委员第一次竞选的最终截止日期在5月份左右。同时,我也呼吁社区成员为自己支持的委员投票。

CR 关系到亦来云整个社区发展,每个人的参与都非常重要,这也是成立 CR 的初衷,最大程度的调动社区成员的积极性来参与社区建设。

与此同时,受到疫情的影响,相关 CR 竞选的热度相对于 DPoS 的节点投票率可能也并没有充分展开。区块链技术团队也在积极紧张的调试 CR 上线的相关功能,5月底的 CR 竞选截至可能与社区的期望还是有所差距,我们也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充分调动社区和技术准备,来迎接 CRC 的上线。

7. 我们可以看到筹委会现在三名委员目前是在 CR 网站上是进行相关提案和审批处理,未来的 CR 委员上线后,钱包是否会成为主要工作的环境,其具体处理形态又是怎样的呢?

CR 的相关提案公示、审批都是在 CR 网站来进行,包括社区成员提建议等,CR 委员上线后亦是如此。钱包的作用主要是用于委员签名,社区成员为 CR 委员投票等动作,委员弹劾,提案投票签名等功能。

8. 目前基金会保留 CRC 的12个 DPoS节点,未来 CRC 节点上线之后,CR 委员将如何获得 DPoS 节点收益?

根据 CR 白皮书所述和开发规划,CR 委员既是一种荣耀和权利,同时也肩负着亦来云社区治理以及发展亦来云生态的责任。为了激励 CR 委员更好的履行其职能,在亦来云 DPoS 共识中,为每一位 CR 委员保留了运行一个 DPoS 超级节点的权利,同时也是其责任和义务。这个超级节点是天然的当选节点,不通过 DPoS 投票产生,不享有投票收益,但可享有 DPoS 节点工作的收益。

CR 委员竞选之时,公钥的地址已经产生,第一届委员的相关收益将通过托管的节点进行收益分发,届时,委员的相关收益将定期反馈给 CR 委员。需要指出的是,第一届委员的 CR 委员的 DPoS 节点仍然由EF基金会委托区块链团队继续托管,预计将于第二届委员正式上任之后,CR 委员的节点将交付第二届 CR 委员自行管理。

9. 亦来云基础设施搭建现在基本已经完成,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应该是发展生态。那 CR 委员上线后,对于提案的类型有没有倾向性,或者说更期望出现哪些类型的提案?

CR 的成立就是为了促进社区的发展,扶植社区生态,欢迎所有对于亦来云发展有帮助的提案。所以,理论上提案范畴没有任何的限制,只要对亦来云生态和社区发展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去提。大致可以分为几大类。第一类,开源代码的贡献者,可以为亦来云贡献代码或者给亦来云上 dApp 开发人员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持,可以以此提出建议。如果你的团队或者个人有开发背景,愿意为亦来云社区做贡献,可以去亦来云上看看基础设施还缺什么东西或者怎样更好的服务于亦来云的 dApp 开发人员,可以在这些方面提出建议。

另外,把现有的 dApp 移植到亦来云公链上进行对接,比如 ElaLand,在 NeoWorld 上会支持 Elastos,会扩大亦来云 Token 的使用范围和用户,这些对亦来云社区的拓展会有很大帮助,是很有价值的提案。

还有一类,如果你有很强的社区组织能力,可以组织线下的 Meetup 或者参加区块链行业峰会,在会上分享亦来云,让更多人了解 Elastos 在做的 Smartweb 并参与其中,这些都是对亦来云社区发展非常有帮助的。

另外一个是新兴市场的拓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当前在美国和中国拥有最多的拥护者,但是日韩、东南亚以及欧洲地区也是潜在的新兴市场,当前CR筹委会也批复了一些提案在这些地方做市场和社区拓展。相信 CR 委员们会根据后续拓展情况再进行下一步动作,这些都会对亦来云的发展有一定的帮助。

再比如,在亦来云的 Smartweb上开发 dApp,这是发展的重中之重,基金会正在完善 Smartweb 基础设施,包括开发者网站等,后续都会有更好版本的发布。希望大家无论是开发还是移植 dApp,让最终用户通过使用 dApp 来了解认识亦来云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就是 Token Found,CR 本身不会直接投资一些项目,但是会和一些比较成熟的可以信任的专业的 Token Found 合作来孵化亦来云上比较有潜力和商业前景的项目。大家如果有任何好提案和建议都可以通过 CRC 机制进行提议。


3月20日,亦来云基金会 COO 李恒也参与了此次分享。对于社区近期热议的1631万 ELA 生态基金的话题,他一直保持着关注。随着 CR 上线临近,大家对”1631″社区资产处理方案讨论热火朝天,方案也有许多种,但无论最后哪一种方案获得社区共识,大家还比较关心方案如何来执行。李恒先生在分享中,给大家做了详细介绍。

关于”1631″社区资产的处理流程,现做以下说明下。

“1631”是白皮书中,约定1650万 ELA 空投比特币社区后剩余的用于社区生态建设使用的16316565.169997 ELA 的简称(下同)。空投完成后,剩余的这部分一直由基金会代为管理。2018年的8月25日,亦来云周年庆上,基金会宣布将”1631″的管理权限转交给社区,后经和社区交流达成共识,”1631″等 CRC 正式上线后,由社区通过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如何使用”1631″这部分社区资产。

在这里,需要说明下,”1631″这部分社区资产在 CR 委员会正式选举成立前,由基金会代为管理,它的处置决策权在亦来云社区,基金会将按照社区投票决策的结果来执行。

“1631”社区资产处理流程,一定是在社区形成共识,这个共识就是当时大家说要等 CR 委员上线,选出12名 CR 委员,这12名 CR 委员组成首届 CR 委员会。社区成员或者12名委员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在 CR 网站的建议版块中提出对”1631″涉及资产的处理的建议性方案,经过 CR 委员推荐为提案,然后进入提案表决环节。

关于提案的表决。首先,一旦建议性的提案由 CR 委员推荐为正式提案,即进入表决环节,表决环节的时间是7个自然日。根据区块链比较通俗的时间约定,按照我们自己的出块时间,我们一般说是约5040个主链出块周期,按照12个委员一人一票,对该提案进行投票表决。提案需要不少于12名委员的2/3的赞成票,则视为该提案通过 CR 委员的投票表决。如果提案获得少于12名委员的2/3的赞成票,则视为该提案没有通过表决。

当然,通过或者没有通过都是在整个投票的7个自然日内。周期内没有通过的提案,可以由提案的发起人与社区充分沟通后,再重新发起新的提案,也可以由其他社区成员发起新的提案。提案如果通过 CR 委员投票表决后,将进入7个自然日的社区公示,在这个周期内,任何社区成员都可以通过客户端,ELA Wallet 进行自己意见的表达,比如,你不同意这个提案,就可以投反对票。当累计的反对票数超过总流通量对应票数的10%后,该提案自动变为无效状态。如果在公示期内提案变为无效,可以由社区或者发起人重新来发起一个建议的提案,大家来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如果在社区公示期间,通过了社区公示,那么,”1631″社区资产的处理方案视为一个有效的提案。

届时,基金会将按照该生效提案里面约定的内容,进行相应的执行。补充一点,这里”1631″是 2018年8月25日,亦来云周年庆上,基金会宣布将”1631″的管理权限转交给社区,后续和社区交流达成共识,”1631″等 CRC 正式上线后,由社区通过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如何使用”1631″这部分社区资产。所以,CR 上线之后,第一届 CR 委员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来审议”1631″的提案以及如何处理”1631″社区资产。这个提案也是近一个月,社区讨论比较激烈的一个话题,基金会最后会按照通过的生效提案里面约定的内容来执行。

社区提问:

1.从 CRC 白皮书看,每届 CR 委员会成立时,代码自动从 CR 资产地址上划转10%到该届 CR 委员会经费地址,刚才您讲了”1631″社区资产处理流程需要遵循社区通过 CRC 机制形成有效提案后,依据提案进行划转。那这样,首届 CR 委员会可能会造成没有经费的情况出现,这个问题如何考虑?

确实会有这种可能。最近,社区就”1631″资产的处理有很多不同的讨论,也讨论了一些方案。经过这两三个月的充分投票,最后形成一个比较完善的建议性提案,然后经过推荐形成正式提案进行表决,表决过程中会有7天的投票时间,投票通过后,进行7天的社区公示。经过充分的讨论,民主集中的把社区成员的意见汇总到一块后,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但是,CR 委员一上任,代码就会自动从 CR 总资产钱包划转10%到 CR 委员经费地址钱包,这个时候 CR 的地址是没有余额的,这就会造成第一届 CR 委员没有经费可用,这个也绝不是大家期望出现的事情。

所以,鉴于此,基金会会考虑把之前捐给 CR 筹委会(即在2018年8月25日,亦来云年会上,基金会宣布把之前挖矿的 ELA 供 CR 筹委会使用。)使用经费的余额转到第一届 CR 委员会的经费地址,确保第一届的CR委员会可以正常工作。

2. 提案通过后进行社区公示,通过了的提案社区成员再提意见的意义是什么?

这个公示期大家可以通过客户端,对通过提案进行意见的表达,如果你同意就不需要进行操作,如果不同意,可以投反对票。这个意义,在于我们怎样才能更广泛的代表社区的意见。要社区成员去参与公示,实际是希望社区更多的人,更充分的参与进来,基本上只有最后7天的社区公示时间。因为 CRC 作为一种社区自我治理共识,我们任何一种共识的推动都是尽可能的去融合最大公约数,即尽可能多的获得社区成员的支持。这样,提案在后续执行的公信力才会更强。这也体现了CRC 希望给社区创造一个透明的,公开的,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的平台的愿景。

3. 社区在讨论的销毁问题,您是怎么看的?认为如何处理有利于长期发展?

坦诚讲,关于销毁的问题,其实我在前面说”1631″资产的处理流程问题,现在基金会是代为管理的角色,它的处理决策权在社区。基金会现在的角色是按照社区的意志,通过的决定来进行执行。然后,我自己的身份是基金会的理事,主要负责内部的运营和合规的一些事项处理。与合规相关的问题,在点点滴滴都需要去注意,所以在公开场合我不太适合讲这个问题。大家私下里聊天时没问题的。因为,毕竟在”1631″资产的处理问题上,基金会是完全中立的态度,不持有任何的立场,只是一个在社区形成决策后代为执行的角色。

关于如何有利于社区的发展?我觉得,这个问题就是大家到底怎么去想我们要做的新一代互联网。它能够带来什么,或者提供怎样的商业场景?这个商业的环境和平台是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上。这个网络上,可能产生很多与现在截然不同的东西出来,但是不管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它一定是在提高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上来展现自己特有的商业模式。

这个商业模式,到底需要多少的资金来推动让它运转起来。在我们社区有很多藏龙卧虎的人把自己多年的人生经验和学习融合起来,总结到一块儿,在社区里也有一些讨论。大家把这些内容综合起来来看,我们到底怎样推动新的互联网,让它运转起来。我觉得这是集整个社区的想法,大家进行充分讨论后来决定的。在这中间,可能每个人关注的点会不一样,有人关注整个行业,有人关注销毁,各有各的不同。

有些人会想,销毁可以,但是销毁后新一代互联网还往下推进吗?因为基金会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做这种中立项目,基金会是完全不盈利的,盈利的是在这上面做商业模式的各个团队。那么,现在 Elastos Smartweb 的基本底层设施是已经出来了,但是在此基础上还是需要不断完善和更新的。

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讨论出来一个方案,销毁或者不销毁,我们的道理是什么,依据是什么?有的社区成员会说,销毁价格会上涨,这是一个观点。我们要在社区让每个成员都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个是 CRC 更大的一个意义。有些社区成员会想,销毁后,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基金会的主要关注点在基础设施的开发上,在有一天基金会没有资源的时候,我们的 Smartweb 到底要怎么跑起来?如果是我个人,我可能就要想,不管是销毁,还是销毁多少,或者不销毁,我们到底怎么推动新一代互联网运行起来,这个可能是我们成立 CR,做生态的最初目标。我觉得,大家应该多去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团队去思考,如何利于项目的长远发展,如果这些思考和讨论都是有益于项目发展的,可以最大的求同存异,那我们就会形成更利于项目发展的方案。

来源:CR先锋资讯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