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中美之间数字货币和数据财富路径之争

2020年5月6日,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受邀做抖音直播间,为大家分享《区块链国富论第三讲:中美之间数字货币和数据财富路径之争》的精彩内容分享。

以下是此次直播分享的内容。


今天是区块链国富论的第三讲,第一讲我们讲了财富的本质,传统的观念认为财富就是物,是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如房子、车等都算财富。但是实际上仔细分析,这样的认识不说完全错误,至少是非常肤浅的。当然历史上人们就是把一些有用的东西当做财富的,据说稻米、布匹当过财富,包括羊也当过财富,但实际上都没有揭示出财富的本质。

我们在第一讲讲了为什么要有财富的概念?首先,大前提是整个社会的发展是通过大规模的自由市场交易,这是亚当斯密的理论。他在《国富论》里讲述了,整个现代文明是架构在大规模的交易之上的,人类通过协同合作,优化分工,不断创造价值,然后社会不断的进步发展。之所以需要财富,是因为在交易的过程中,如果想跨越最原始的以货易货这样一个效率非常低下的阶段,就一定需要某种信用资源,信用共识就是财富产生的需要。

那么从历史上看,中国最早的财富,大家达成的信用共识,也就是说共同的等价物是贝壳,而它完全没有任何使用价值。其实后来的金银也没有太多的使用价值,现在的纸币更谈不上有什么直接的使用价值。实际上这是人类真正的认知革命,就像《人类简史》 这本书写的,实际上智人是通过认知革命,它能创造出抽象于具体的概念之上的一些思维概念,才能够让人类有共同的信念,有共同的规则,才能突破邓巴数150,造成成千上万人的协同,最后战胜了最原始的其他人种。

实际上现在全球基本上被当初的智人占据——从非洲东海岸一个峡谷中出来,用一句形象的说法叫独霸天下,实际上是需要这种认知革命的,财富也是认知革命的一部分,它超越了具体的使用价值。所以我们总结说”财富不是物而是全球信用共识”。

那么第二讲,我们就讲了达成这样的财富共识,需要至少五个条件。

第一,就是需要私有化。如果财产不私有化的话,这就不是一个合法的交易系统。如果是一个公有制的社会,首先大家没有交易的动力,这东西都不属于你,怎么能交易?其次,就不会出现交易的合法场景,不属于你的,你凭什么跟别人交易?那么自由市场就不可能形成。所以但凡财富大量的产生,自由市场繁荣的地方,首先大前提是这个社会一定要保护私人财产。包括我们举了中国房地产的例子,实际上房地产繁荣是在发房产证,房地产进行私有化确权以后才产生的。

第二原则是价值锚定原则。历史上,最早锚定的价值自然资源稀缺,从贝壳到金银,尤其贵金属自然资源比较稀缺的,而且开采起来也需要工作量。后来,这一点被比特币模仿继承了,但人类后来跨越到用工业利润到金融资本的价值锚定来达成信用共识。从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开始,正式的宣布人类的财富共识,跟天然资源、自然资源锚定脱钩。

第三,就是财富共识的达成需要技术推进。历史上,从贝壳过渡到贵金属的阶段,一定是冶炼技术的发展。再往后银行能发纸币,是基于正确的记账,包括现在整个 IT 系统,银行的 IT 系统是最发达的,再往后区块链,能为数据确权,就为我们后面谈到的数据能变成财富创造了先决的条件。

第四,就是要大规模的交易。这应该也算是不断的被验证了,如果没有纽交所、华尔街这样的大规模的证券市场交易,那么现在人类大部分的财富共识是达不成的。将近320万亿美金的全球财富,大部分其实是金融资产,就是证券化资产,财富共识是靠资本市场大规模交易出来的,包括房地产。

第五个原则就是信息必须公开透明。因为如果想用未来的收益变现达成财富共识,那么大家一定要信息公开、透明。在区块链的世界,像比特币之所以在短短十年内达到了2000多亿美金这样的财富共识,这速度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明年我相信很可能突破上万亿美金。历史上,但凡达成一个财富共识,一般都要经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之久。因为整个区块链的系统,信息是公开透明的,所以我们分析了这些就知道一个财富共识的达成,它是需要一些先决的条件。

这一讲我们重点讲数字经济下的中美财富之争。财富共识的达成其实并不是多么抽象的概念,多么远离现实。在微信群里,我觉得大家无时无刻不在讨论。由于现在的疫情,我们正好经历这样一个比较严峻的时刻,也就是我们全球的财富共识正在大规模的缩水。

刚才说了原来是320万亿美金,但是整个疫情期间大家都知道华尔街包括很多证券市场、股票市场都大幅度缩水,甚至出现了原油宝这样非常反常的事件,包括石油价格下跌,那么缩水了多少呢?大概最严重的时候缩水了140万亿美金。我上一讲就强调过,财富共识大规模缩水并不是只影响直接搞金融的人,玩股票的人、炒期货的人,他们受损失,这实际上是全球市场的损失,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全球整个市场,将会在信用资源方面一下子变得稀缺。

所以很多经济学家,包括像中国前财长楼继伟都预言未来会有经济衰退甚至经济大萧条。因为全球这样一个贸易系统突然缺乏信用资源,很多交易会进展不下去,中国目前的状况表面上看,好像还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但是我最近正好看到一篇报告,是央行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

那么,很快就得出结论,住房实际上占7成,这是什么意思?注意,一般家庭真有300多万存款是非常少的,中央课题组调查的结果300多万主要是房地产,也就是说其实我们国家现在主要的财富共识是由房地产达成的。我在上两讲都反复的分析过,房地产在中国的存在既是一个主要的居住必需品,同时又肩负了变现未来收益的这样一个金融品的责任,实际上中国已经参与了类似华尔街那样变现未来收益的金融游戏。

房地产这么高的价格,构成了中国家庭的主要财富。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关注到人民币 M2 的发行实际上这几年甚至超过了美国,但并没造成通货膨胀,就是财富共识的价值支撑因为主要有靠房地产。但是主要以房地产为财富共识的支撑是有很大的缺陷的。

我们从历史上看,香港跟日本曾经都经历过这么一个阶段,就是房地产的财富共识形成了社会经济很大的繁荣,因为财富增加了,财富实际上是一种认知的抽象,相当于增加了整个自由市场的信用资源,会促使大规模交易的产生,所以直接来讲财富增多肯定会促进市场交易,总会带来经济繁荣。当初日本在八九十年代,包括香港在90年代,都曾经出现过靠房地产创造很大的繁荣,我记得当时日本90年代的口号是日本可以买下整个美国,这是整个日本房地产的财富共识。

但是后来为什么日本、香港经济衰落了下来,或者说日本在房地产崩溃以后,财富共识崩溃以后,再没有掀起能够与房地产形成的财富共识时期的经济繁荣程度相比拟的财富时代。我觉得有个最根本的点,就是房地产不鼓励创新,日本跟香港走过的路,虽然当初也曾经极大的丰富了财富共识,但是他们不鼓励创新,尤其我们从香港来看,香港是我们国家的南大门,是我们的一部分,但是几乎没有任何互联网创新是从香港先发端的。

日本在产业上,在数字经济这一块,跟中国现在很多新的东西是没法比的,你去日本看一下就知道,所以首先不鼓励创新,这一点跟美国现在硅谷加华尔街创造的财富共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华尔街变现未来收益,主要是靠硅谷的创新加上最好的大学,全球最好的人才过去才能够让新的财富共识不断的达成金融资产,能够支撑全球,让美元实现真正的价值锚定。

为什么美元能占到全球基本上60~80%的货币存储?实际上也是财富共识,现在显然全球主要的财富共识是靠美国达成的,最根本就是它的系统是鼓励创新的,但房地产不具有这个功能。第二个就是房地产它不是可持续发展的,它都是用有限的土地、建材这样一些不可再生资源,不是无穷无尽的资源,来支撑财富共识,总会到一定时候就终止,甚至要崩溃。

中国现在的政策已经有变化了,在我看到的资料,像雄安,包括海南,海南按理说是中国房地产财富的兴起之地。几十年前,最早所谓的万通六君子,潘石屹他们就是靠香港、海南起家的,但是现在海南省的最新政策是严厉控制海南的房地产。就我们每个人切身来讲,每家如果70%以上是靠房地产形成的财富共识,且不说鼓不鼓励创新,实际上房地产不是一个很好的财富共识,因为最根本的是它的流动性比较差,没有谁会经常买来买去。当然有个别人炒房可能交易过程频繁一点,但是跟华尔街比如股票的流动性是没法比的,更不用说和币圈比了。为什么比特币特别受欢迎,因为流动性太好了。我以前举过例,李林告诉我去年火币网全年的交易额是3.8万亿美金,数字货币你想变现分分钟的事,房地产你要想把它变现,马上参与流通,虽然理论上的可能是几百万上千万,但是我想大家知道流通起来的难度,很多人应该都涉及过,甚至要花一两年的时间,中间的过程包括牵涉到法律的手续,甚至有很高的违约风险。所以房地产形成的财富共识,虽然不能否认它是财富,但是他对市场流动性的贡献不是那么理想。还有一个最根本一条就是房地产的财富共识,一般来说它不能够马上进入国际,不像美国的财富共识能够受到全世界的承认,所以美元就能够一统天下,但是哪个国家的房地产公司,比如中国整个房地产65万亿美金这么大的规模,但是注意,你们家里就算有几套房,你基本上不可能到美国去把它直接变现,包括抵押借贷都做不到,这不是全球硬通货。

中国主要是靠房地产富起来了,但是共识是脆弱的,日本和香港都崩溃过;第二,不鼓励创新;第三,基本上不能成为全球一种直接通用的财富共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65万亿美金的房地产并不能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我们现在人民币在全球的储备货币只占2%左右,跟我们财富的总量,甚至跟我们的GDP都完全不成比例,所以中美贸易战在我眼里看来很大程度上是财富之战。所以这么综合分析下来,中国真的一点都不占优势,这是事实。大家也能理解,为什么特朗普那么猖狂,实际上是有相应的资源,有相应的资本靠山的。

我们这一讲主要想讲的就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全球的财富共识是应该怎么达成?上一讲我们基本的分析了数字经济时代,它有几个很重要的特点,我们现在认为周子衡先生的这个理论是基本正确的,就是说数字经济最本质的特征,是在200多年前英国的工业革命生产大爆炸之后,人类开始终于迎来了交易大爆炸,这才能跟生产大爆炸相匹配,这符合整个人类的经济发展的逻辑。周子衡分析了交易大爆炸几个主要的特征,最重要的是原来的经济是围绕着企业账户来进行,以前在银行开账户的,只有企业去开,几乎没有听说是哪个个人到银行开账号,20多年前大家领的工资基本上都是现金,有那么几十块钱,百八十块钱赶紧塞进钱包里,然后可以花钱就完了,跟金融的关系就这么一点点。

现在,周子衡认为互联网经济让整个经济开始过渡到围绕个人账户进行,现在我想每个人不光你的银行账号,包括你的网络账号,微信、支付宝等加起来有很多个,这已经成了常态。去年的移动支付,我看到的数据量是130万亿人民币,这些都是已经完全不能忽略的。所以整个经济的规模包括业态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这是正在进行当中的事情。这次疫情爆发之前,正好跟周子衡先生在成都有一场交流,他就说在欧美学术圈讨论的事情,实际上是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中国在数字经济上真的是相当活跃的。

那么我们就一定要关注正在进行的所谓经济向个人账户偏移产生的是什么?我们很容易发现,首先直接产生的是在个人账号上的大量大数据,这一点最近我正好看到了一篇文章,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邹平座,他写的一篇文章叫《货币政策的市场化协同与大数据研究》。他引述了一段就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已经明确,数据是一种生产资料,参与国民经济分配。”我觉得是很提纲提领的。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资料,我觉得这个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抽象的,我在美国听说过一个案例就是谷歌的创始人布林,他的妻子创办了一家数据公司叫23 and Me。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极其简单,就是如果他知道哪家哪户的地址,他会给人寄一个小盒,然后盒子里说明,你只要往盒里吐一滴唾液。然后交99美金,就根据你的唾液给你一个价值1000多美金的基因分析报告,包括你有没有遗传病,包括你的健康状况,基因当然很重要,这也是非常先进的技术。

一般人当然就觉得很赚了,这么简单的操作,只要一滴唾液,而且就交99美金就获得价值这么高的报告。他中间没有任何欺诈,就是说真的会给你寄来一个价值上千美金的分析报告,当然一般人觉得有用,相当于一次基因体检。但是,实际上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他是分析了每个人的唾液以后,把这些基因数据汇总起来,再分别卖给那些生物制药公司,因为那些公司做科研是需要大量的人类基因数据的,所以他们把资料数据整理汇总,再拿这些基因数据去卖,每个人的唾液的数据会为这家公司创造7.5万美金的价值,所以这家公司其实效益好的不得了,表面上看他好像在为人民服务,每个人只让你交99美金,给你送上价值上千美金的报告,但实际上它能赚7万多美金。这家公司去年整个产值是10亿美金,商业模式就这么简单。所以这非常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们,数据它为生产资料,它身有大量的价值,包括广告,光 Facebook 公开的数据靠它的用户数据,每年可以有400亿美金以上的收益。实际上,现在大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是靠用户的数据获得收益。所以大家总是看到这些互联网平台好像免费给你提供各种服务,包括抖音是吧?实际上我们的数据都归了平台,我们并没有所有权,所以数据作为生产资料已经成为常识。所以,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思考。

邹平座先生的这篇文章究竟是怎么认识大数据和数字货币的?当然要靠区块链支撑。那么第2点他就谈到世界经济从商品经济转向数字经济一个重要的标志,是从传统的会计管理价值的模型转向了区块链管理价值。这个说起有点绕口,结合我们上一讲说的就是说,实际上现在整个银行系统,包括能发纸币,最根本的是依赖于记账系统。朱嘉明教授讲的,15世纪意大利数学家发明了复式记账,当时本来是一个数学发明,后来就用在金融上,正确的记账才能够发行纸币而不崩溃,这一点美联储一个分银行的主席写了一篇专门的论文,我们现在都在仔细分析,那篇论文将会附在我的书《区块链国富论》后面,我已经向他买了版权。到时候大家可以详细看一下那篇论文,我觉得论证还是非常有说服力。实际上,发行货币是建立在正确记账的基础上的,所以我们就说这个技术支撑,基本上达成现在的主要的以纸币为代表的全球的财富共识,当然主要是美元,中国国内就是人民币。

那么为什么邹平座先生说会过渡到区块链管理的价值?我前面说过,实际上比特币第一个最伟大的创造就是数字可以确权,这个是未来数据能够变成资产的基础,因为它必须先私有化,先必须有资产的确权,这是财富共识的基础。那么,现在这些大互联网平台实际上是寡头数据公有制。当然我们刚才说了,他们也靠数据创造了很多价值,也赚了很多钱,但是从财富共识的角度,实际上做的还非常初级而有限。

因为一个公有制经济的财富跟私有制经济的财富,历史上稍微考察一下,你就知道这个财富量是能有几百倍的差距,几乎没有例外的。从来没听说一个公有制经济的财富会大于私有制经济的财富,不可能,因为你运行亚当斯密自由市场的前提都完全不一样,或者说叫不具备。有了区块链,一个分布式的记账系统,就为未来的数据确权,能够通过它达成未来的财富共识提供了全新的技术基础设施。当然还必须配合,我们前面讲过,我现在和陈榕老师我们共同创业的这么一个称之为第二代互联网项目,为什么要有第二代互联网?未来争取让所有的APP都能够说保护每个用户的数据,光靠区块链还不行,区块链能够确权,可以交易。但是真正保护每个我们现在应用上的数据,像抖音上的数据,光靠区块链是不行的,因为抖音完全不可能在区块链这样一个分布式计算系统上跑,效率太低了,比如以太坊上跑以太猫都要跑死。所以一定需要第二代互联网的可信计算环境,我不想谈技术有点深,但总归现在很多是往这个方向走的。

那么第三点,邹平座先生就谈到了,对大数据模型进行单变量分解,建立大数据的市场主体与交易结构,对每个人的大数据进行托管与确权,使得相关数据成为各主体的资产。这一点我觉得他看得也非常准,就是说要指望通过个人的数据达成新的财富共识,前提是一定要做到让每个数据成为每个个体的资产,这一点我刚才已经强调了。

那么第四点,邹平座先生就提出每个人的大数据是科学计量的,本质上反映一个人创造价值的能力。实际上大数据成为资产,除了我刚才说它确实直接有使用价值,如用来做广告进行生物、药学分析以外,实际上个人大数据有大量的创新可能。其实一点也不难想象,就包括我现在在这里做的视频,很多观点都是原创的。如果它能变成我的资产的话,就算我的原创的一个数字作品是不是有可能?那么作为一个资产的话,如果它真正创新的好,未来就有创造巨大价值的可能。所以从这点来讲,我们已经看到一个曙光。刚才已经说了,现在中国人主要的财富是房地产,不鼓励创新,房子跟你个人的创新能力几乎毫无关系。但数据不一样,如果我们将来真正建设成了第二代互联网,让数据真正能够变成每个人的资产的话,很快每个人的创新能力就会成为达成财富共识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和机遇。我相信在那样一个世界里,创新将会不断的被推崇,那个是一个真正鼓励创新的世界。

所以我相信邹平座先生也相信,如果真是到了那一步,中国的财富共识,包括中国人的创新能力被鼓励,中国人每个人的价值被挖掘,这样创造的财富才有可能去跟美国相抗衡。那么第六点,邹平座先生谈到,以人的价值作为单变量函数求解GDP,使得人的价值数据成为一种真正的数字资产,进一步结合区块链技术生成数字货币,这种数字货币不仅是价值尺度,而且能够创造价值。一旦实现了这个目标,货币与货币政策就实现了真正的飞跃。这一点我也非常佩服他的远见。好多人老是问说央行发现数字货币是代替支付宝?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理解后面的逻辑。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实际上为每个人的数据将来能够变成资产提供了一个底层的支撑,也就是对数据的定价。然后数据的变现,数据的未来收益的估值,包括智能合约架构,在数据上的智能合约的执行,这些都有了先决的条件,为什么这事只有央行来干?很简单,只有央行去做的话,你在整个互联网的数据才有可能归结到一个你的ID的名下,现在当然公安部三所也有eID,我们也在在合作,那是直接跟你身份证绑定的。

因为国家本身并不是单一的数据平台,理论上它可以靠法律,可以规范所有的数据平台,这一点不管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做不到。为什么?就算支付宝将来也搞一个数字货币,有这种功能,但支付宝实际上拥有我们的数据,还是我们数据的很小一部分,包括在微信上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现在不是在抖音上吗?我们还有在其他的很多平台,对吧?共享单车上,对吧?总而言之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够说我能够通吃天下的,不可能,理论上就不可能。只有政府可能,只有央行可能。所以按这个逻辑,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实际上为将来我们每个人的数据能够整合起来,变成我们的资产提供了先决条件。所以我看到邹平座先生这篇文章我特别兴奋,我觉得他是在中国体制内,而且又正好是央行,真正看出了未来数字货币真正能为我们中国人,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提供的真正前景。

绝对不是说简单的央行有个数字货币去代替支付宝,完全不在一个层面。那么最后一点邹平座先生就谈到,未来经济体发生裂变,股份制经济转向通政治经济,区块链赋予每个人分布式账户,用于管理和核算人的价值,从而实现经济制度的民主化。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每个人的数据具有价值,参与分配,就出现了以人的价值凭证、通证,它是人的价值凭证,用区块链核算,这个转变改变了人类的分配制度,使得每个人都有参与分配的权利,这个也是非常深刻的。

怎么讲?可能这段话有点抽象,最简单的说,哪怕是华尔街,虽然我们说了它靠股票证券变现未来收益,为全球创造了主要的财富共识。但注意这都是政府银行和企业之间合作的,基本上不是跟个人直接合作。还是周子衡先生分析的,那还是属于传统经济传统金融,它是围绕着企业账户来进行的,跟个人直接的经济活动没有关系,但是中国刚才我们已经说了,我们的互联网经济现在正在进行的特征是什么?经济开始从原来以企业账户为中心,转向了以个人账户为中心。那么,原来财富公司共识的达成基本上都围绕企业来进行。2008年有4万亿人民币振兴经济,注意4万亿都在干什么?都在搞大基建,建高铁、建高速公路,这些跟普通用户有关系吗?没有直接的关系。都是靠大规模的国企、央企、大企业、上市公司才能参与的,包括最近也掀起所谓搞大基建,这是传统金融的思路。

但是邹平座先生提出的未来我觉得非常有远见,未来有了央行的数字货币,靠区块链、靠密码学能确权每个人的数据,真是能整合大家的数据,而让央行的数字货币发生作用的话,那是国家跟全中国14亿用户直接互相合作达成新的财富共识,这完全是历史的一个新阶段。那么我个人对此持非常乐观的态度,我坚信如果这个时代到来,我们能达成财富共识,绝对远远超过现在房地产的65万亿美金,而且更重要的是新的财富共识直接鼓励创新。更重要的是,未来在区块链上这样的数字资产,一旦形成全球性的财富,不像原来房地产只能在国内。因为区块链的数据是人类共有的,不可能分中国的数据,美国的数据。没有这种分法,你想分都分不出来,对吧?只不过将来会有不同的技术标准罢了。邹平座先生自然在后面分析了,在这个问题上,那么美国实际上现在也同样有所动作,最引人注目的毫无疑问就是扎克伯格搞的 Libra。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我们基本上就若隐若现的看到美国的 Libra 跟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甚至中国政府之间,美国政府之间,都是基本上互动的非常厉害。这中间的事我们刚才说了中国,我们现在来梳理一下美国,因为去年我还是一半以上时间待在美国,所以对这个过程我还是比较了解。正好美国有一家基金叫 IOSG Venture,写了一篇报告我觉得说的比较详细,报告说实际上Facebook搞 Libra ,它的出发点首先也是要想搞数据私有化,当然是被逼的。去年因为数据隐私问题,被罚了50亿美金,所以它的新的一季财报出来净利润同比下滑了49%。就有点把扎克伯格被逼上梁山的意思,所以扎克伯格自己在去年的3月份写过一篇博客,他说 Facebook 的重大转型未来将强调隐私,而且他相信通讯的未来越来越转向私人加密服务,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IOSG 写的报告说 Facebook是想用区块链的技术和概念来解决自己业务的内在冲突,也就是数据私有化问题。所以我在美国看到的 Facebook在4月份的一个发展大会上公开的一个口号”The future is private”——未来的数据是私有的。紧接着他就发布了 Libra,实际上刚开始中国很多人在讨论说,好像 Libra 针对支付宝,当然这么说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因为 Libra 如果真跟美元结合,当然今年第2版白皮书,事实证明它真的是跟美元结合的,就是锚定美元。发行一个稳定币,而且跟美联储之间达成妥协,进行合规。这一点当然最直接的确实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甚至中国央行要感到害怕,因为很简单,它解决了美元的最后一公里问题。美元虽然在全球独步天下,但是注意其实它还是很难有直接支付场景的。我跑了很多国家,实际上真正能用美元直接到去购物的也非常少,但是一旦 Libra 发展出一个稳定币,跟美元直接锚定。比如扫一个码就进行支付,然后任何一个智能手机上都拥有。这些东西,如果把它发展全了的话,那就意味着很多国家是挡不住的,尤其那些经济实力比较弱的,就是说美元终于最后一公里完成了,那跟支付宝完全一样就是天下。你想凭着美国本身已经在全球财富共识中占有这么大的份额,那么它未来会在全球的支付领域里抢占多少,如果是Libra 真是帮这个忙。所以光本身就很吓人,但最根本的逻辑我要强调,也还真不是这么肤浅。

不是说 Libra 真的想直接跟支付宝竞争,那么我们查到的资料,Libra 专家委员会有一个成员,也是 Union Square Venture的合伙人,USV是美国最有名的一个风险投资机构,他们也是 Libra 的合作方之一,这位专家叫Nick Grassman。他写了一篇文章就直接阐述说Libra最根本的意义是打开了数据私有化的大门。而且我们追溯了一下SUV,它在美国的地位,应该说大概相当于中国的基金高瓴,就张磊做的那个,在中国当然现在很有名。那么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注意他的投资逻辑,他从最早投资了美国最大的交易所Coinbase,后来直接支持了第二代互联网项目blockstack,在美国同样打出了第二代互联网大旗的,跟陈榕老师一样直接声称要做数据确权,数据变现成资产,逻辑完全一样。那么实际上我们大概也看出来了,基本上就是说 Libra实际上也是在为未来尤其像 Facebook这么大规模的互联网平台做数据私有化,在创造基本的金融条件,也就是用数字货币来为未来的数据资产定价、交易、执行智能合约等等。

所以要这么说的话,Libra的确跟央行现在发行的数字货币,如果真是两边的逻辑,就中国这边是按邹平座老师的落地区发展,美国那边真是按照刚才说的打开未来个人数据私有化大门这样一个逻辑。那么他们的确是未来是一个相行相伴的竞争关系,但是也肯定有合作的机会,因为我个人认为这件事光靠哪个国家,光靠哪个公司是做不成的,这是人类的一个未来。当然哪个国家先完成,先通过个人的数据达成了财富共识,它在全球财富上一定会领先一步。为什么说现在央行的数字货币,美国的 Libra 一下子就这么引人注目?我们还是来引一段刚才说的,美国IOSG基金的报告上说的一句话,我觉得比较代表性,他说因为区块链是目前看来唯一能够让用户拥有自己数据并进行安全存储和变现的最简单和方便的技术。这样一来,一方面Facebook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来给用户数据确权,另一方面它可以用数字币激励用户上传数据、喂养广告商,从而解决用户隐私问题。

区块链和非区块链的最大区别,其实是在对个人数据库的管理上,如果没有数字货币对用户的激励,可能会成为问题。我们说无币区块链和有币区块链的最主要区别,有币区块链能让数据的流通性提高至少3~5倍。而如果 Facebook 真把这件事做成功了,颠覆性将是巨大的。颠覆什么?颠覆了现在全球几乎所有大互联网平台的商业逻辑,你不能再搞寡头数据公有制了,未来是一个数据私有化并变成资产的天下。所以总结一下我们第三讲最根本就是说,虽然这次疫情对于人类的财富共识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明显在缩水,但是未来由于有数字经济,有了区块链这样一些技术,我们又看到了希望。现在尤其中美两家这么积极的在搞数字货币,实际上大家瞄向什么?我相信就是在迎接下一个财富共识的到来,也就是以个人的数据资产为核心,达成全球新的财富共识,这是一个让每个人的数据,让每个人的账户都能够发挥作用的。不是像原来财富共识,主要是那些大企业的事,大金融家的事,大银行的事,那么未来是一个真正财富民主的时代,这一点我觉得邹平座先生提的特别好。当然作为中国人,我们希望中国因为现在确实有一些有利的条件,比如中国的数字经济走在世界前列。中国人在互联网积累的数据,数据量显然也走在世界的前列。

中国央行又这么积极的发行数字货币,中国又这么推崇区块链技术,又类似像有亦来云这样的第二代互联网,包括NEO的达鸿飞也打第二代互联网大旗,大家都有这个远见和意识。那么我们跟美国既竞争,也合作,所以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希望真正打开人类下一个新的财富时代,也就是过个人数据财富时代。如果那一天到来了,我相信人类会很快走出这次疫情的阴影。迎来下一个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到那会儿我相信社会会更高度的分工,大家会更有机会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才华,直接把它们变现成财富。过上更加自由,更加富裕,更加幸福的生活。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儿,谢谢大家。

来源:CR先锋资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