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亦来Talk—CR 委员专题 ▏CR 委员 DMA 团队星哥谈参与 CR 的理念和体会

8月9日的亦来 Talk-CR 委员专题分享活动很荣幸邀请到了 ElastosDMA 星哥作为分享嘉宾。DMA(Decentralized Marketing and Commerce Platform)是基于 Elastos 的 SmartWeb 理念和架构,打造 Elastos 数字营销平台,目的是使”数字确权并财富变现”价值互联网的理念得以在实际应用中落地实现。

星哥是一名资深互联网老兵,有着非常丰富的项目开发及管理经验。星哥不仅是 DMA 团队的负责人,还是一名亦来云社区的明星社区成员,有着生态项目负责人、超级节点、CR 委员等多重身份,长期活跃在亦来云的中、英文社区,不停地为 DMA 和亦来云做宣传推广、分享自己的理念。

很高兴星哥能成为首届 CR 委员之一,CR 首届委员正式产生至今,已提出了二十余个提案,通过星哥对每个提案的评价可以看到很多精彩、独到的观点,感谢星哥对亦来云和 CR 发展提出的宝贵意见。关于星哥参与 CR 委员以来更详细的理念和体会,星哥在分享中做了更详细的解读。

以下是本次分享的详细内容。

大家好,我是星哥,ElastosDMA 团队的负责人,也算是亦来云社区的老成员了。2018年就参与亦来云社区的一系列事情,做了 ElastosDMA 的框架,一直陪伴亦来云走到今天。感谢大家在 CR 委员竞选中的支持,让我们得以当选 CR 委员,有一个平台能够更好地为社区发声,推动社区发展。

今天主要是和大家分享下参与 CR 的一些理念以及当选以来的一些体会。同时,更希望听到大家的想法和意见,有更多的交流和沟通。

DMA 团队实际上是我公司的一个团队,因为早期跟陈榕老师、韩锋老师交流,非常认同亦来云新一代互联网的理念,所以一直试图在亦来云里添砖加瓦,就一直走到了现在,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我们自己的一些领悟。亦来云社区有非常多的忠实成员,而且现在大家依然非常热情为亦来云出谋划策,这也让我备受鼓舞。我们团队从2018年开始就试图参与到亦来云的生态里面去,2018年还非常早期,所以我们当时做了 DMA 平台,即数字营销中间层,希望能过帮助加速赋能上面的一些去中心化的应用,这个框架现在依然存在,我们在上面做了几款比较不错的应用,但是商业运营这款还没有完全展开,一方面因为整体的基础设施到位情况,另一方面是市场实际发展情况所致,但我觉得是非常优质的题材,可以往下推广。通过这些工作,我们对区块链,对亦来云的理念架构及生态发展有了更多的理解。

我先说一下参与 CR 的理念。CR 作为全球共识决策的委员会,12个 CR 委员来自不同的地方,我们当时参与 CR 的主要出发点有三大点:第一是希望能够参与到其中帮助解决项目发展过程中一些关键问题,包括近期完成的销毁;另一个是现在正在讨论的经济模型的改造优化。第二点就是全球共识的事情。DMA 团队因为过去的经历,在英文社区和中文社区都交流比较顺畅,DMA 的电报群里聚集了几百人,中英文社区成员都有,大家主要探讨业务,探讨架构和商业理念,所以我们就天然成为一个可以跟英文社区沟通的桥梁。所以第二点我认为我们可以带来的价值就是在国际化过程中促进大家在充分交流的基础上形成共识。比如以销毁为例,我深有体会,刚开始大家看的出来,英文社区对于销毁有强烈的抵触和不理解,根本原因在于不理解,大家因为预设条件和出发点不一样,所以导出的结果就会不一样,这个过程当中是缺乏沟通的。所以,我们试图跟其中的一些团队进行沟通,比如说果园团队,他们也是比较注重生态和长期发展。通过沟通,大家就有了可以深入交谈的基础,所以最后就形成了一些共识,当然我们也在中间起了一些作用,还有社区的一些积极分子,让中英文社区的交流变得顺畅。至少有一大部分社区成员试图倾听和理解对方是怎么想的,而不是说自己是怎么想的。同时,也在国际化的交流和沟通中可以挖掘到更多有想法的社区成员,对于下一步的国际化发展有一定的帮助。所以,第二点作为一个国际化沟通的桥梁,我是比较有自信做好的。

第三个是我们在做 DMA,做一个基于底层基础架构的商业化生态发展的推动力量,我们一直把自己定位成社区团队,促进生态发展。所以,第三点就是从我们自己所掌握的知识经验以及对生态发展的一套理念,可以尽量的对社区提案去把关。现在的社区提案分门别类,不能保证提案出来后是高质量的提案,我们需要一定程度的把关,希望我们团队能够有效的帮助把关,明确表达我们的意见,大家也可以看到在每一个提案里,我们都提出了详细的反馈意见。上面说的这三点是我们的核心目标。

接下来,通过这段时间的参与,我们也有一些思考。比如以销毁为例,我们通过充分的沟通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一致,这样的沟通实一直在进行。大家可能觉得销毁提案通过并执行销毁后会有奇迹发生,这点上我必须说清楚,没有奇迹会发生,实际上更多的是作为长期发展扫平一个障碍,这个意义更大,并不是说突然币价就有了比较急速的上升,这当然是大家的良好愿望。我觉得作为委员我们还是要清醒的认识到这个问题,不是为了币价的快速上升而销毁,销毁的目的是为了扫清障碍,为下一步的往前发展扫清障碍。包括现在西方社区有些成员不太理解,可能觉得到现在为止销毁的事情失败了,这个我们是非常不同意的,事实上大家可以看得出来,从社区成员提建议到最后投票销毁,币价还是有一定的提升的。我觉得一步步来会更扎实,希望大家在这方面有一个共识。

另一个是经济模型的改造,包括林俊强、蚊子也做了很多努力,写了很多修改模型的文档,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但是,同样推动这件事情也不容易,是一个再次取得共识的过程。这块我们会协助他们加速推进,因为长期来看对于发展是绝对有好处的。在我看来,销毁和经济模型的改造都是家庭作业,这些做好了,外部的投资或者生态发展都会有一个极大的推动,否则就容易衰减,这件事情仍然在进行中,我们需要同时抓住短期的机会,同时还要有长期的眼光,我会充分协助大家,帮着进一步沟通和推进。

另一块是在形成全球共识的过程中,很多事情是在不打不相识过程中推进的,所以这个过程大家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耐心。我记得韩锋老师竞选委员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我非常认同,他说,销毁的事情不是说谁赢谁输的问题,而是通过这个过程,真正的磨炼和形成一个大家的沟通机制,最后形成一个大多数人的共识。这一点的确通过这次的销毁我深有体会,实际上这个过程会在不同的议题上不断地重复。像现在我也非常希望无论中文社区还是英文社区成员能够关心亦来云的现状,基础设施以及生态发展策略,包括一个个提案对亦来云真正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因为总的来说,我们不可能从面上做一个突破,现在重要的是让市场知道亦来云的理念、综合布局,然后一步步扎实的推进,要有一些单点突破,突破的点到底在哪里,这个需要跟整个社区以及核心团队的配合。

所以在这个上面回到我们比较熟悉的生态建设角度。亦来云在今年提出要建设用户,这一点我非常同意,因为新一代互联网就是以用户为核心的互联网,所以我们要围绕这个主题去做生态建设。比如,DMA 团队这两年一直在坚持的理念就是陈榕老师提的”你的数据你做主”,DMA 平台上做的也是数据资产的管理。同时,去年和韩锋老师在深圳推动数据资产化运动,核心的理念也是说未来的互联网是以个人数据为中心的财富互联网。所以,我也带领自己的团队寻找一些突破点,因为不能老讲概念,还是要有重要的切入点,让大家看到实际的东西。所以,我们今年年初围绕数据确权做了 GreenPass 应用,但是我也建议大家不要太着急,很多人上来就说你有多少用户,或者我们在某些场景还是不会用。我认为是在这种理念上,应该要有很多人去实践,有的人从游戏的角度,有的人从钱包的角度,像我们是从全球疫情防控个人健康数据角度去尝试,我们需要鼓励更多的有创业精神的开发者或者团队参与到生态建设中去,这方面大家可以横向的相互沟通,互相启发,我能帮到大家的也尽量帮。总的来说,我们要看到要点,要快准狠,做创业是没有两次三次尝试的机会,想到就去做,接下来就是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所以,上半年我们做了 GreenPass,总的来说我个人还是满意的,但是因为国内确实是被中心化的几个应用占据,所以我们也无意去在国内竞争,但是在国外市场还是有很大的潜力落地。举个例子,GreenPass 强调的是个人数据保护,这恰恰也是西方逻辑最重要的一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往西方社区去推动。这几个月下来,我个人认为成果还是比较丰厚的,现在也进入比较实质性的阶段。一开始,我们是考虑和更多的企业合作,但是企业在这方面缺乏动力,所以我们现在更多的去跟一些有驱动力的国际组织、社群团体、行业协会合作;另一方面我们也跟联合国可持续开发组织建立了联系,因为他们希望更够对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和发展不均衡的地区输出一些解决方案。同时,我们上周也发布新闻和美国航空业的一个协会建立了联系,做了主题发言。因为航空业现在面临重新开放的问题,这也是现在全球的一个热点,如何好好出门,如何重启经济。当然,我们也试图和国际奥委会建立联系,因为他们面临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如何举办的问题,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解决方案摆在他们面前,不求他们立马会用,但是至少多一些解决方案和选项。同时,我们也多了一些宣传途径提高亦来云的知名度,大家可以看到 GreenPass 的封面就是:Powered by Elastos DID,我们在推广中也说了我们在使用亦来云基础设施和 DID 这一套解决方案。

并且,我们也试图在学术界打开局面。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自己觉得好,不能自己说好,而是要别人说好,这点很重要,至少在推广应用方面希望以这个方式得到别人的认可。所以,我最近写了一篇论文提交给了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被收录了,还参加了他们的全球性会议,在会议上宣讲了 GreenPass 及亦来云解决方案。

所以,总的来说,我是希望一方面能够帮助社区把关和推动发展,另一方面,从自己参与的角度也希望摸索出一条出路,或者给愿意做类似事情的人一个模板,我们不能为了开发而开发,我们应该有一个商业模式在背后,或者有一些有创业精神的人想做类似项目能够在亦来云有一个更大的出路和提升,大家能够有这样的一致目标,共同前进。

还有一方面想说的是,销毁和经济模型的优化改进的确是大事,没有核心团队的认同和推进是不容易的,我们也看到现在各方也在努力。我是从做生态角度深有体会,毕竟大家是在亦来云上做生态,所以亦来云的基础设施建设我是非常关注的,就像盖房子,如果有一个非常扎实的地基,建楼就比较得心应手。八月也到了亦来云的三周年,我是很希望看到亦来云技术进展的一个比较清晰的技术路线图,以便社区发展生态能够与之配合,这样做起来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我也呼吁下,希望核心团队各个组的 Leader 能够多出来与大家互动,沟通,能够让大家及时了解亦来云的进度。

我觉得亦来云是一个远景宏大,理念深刻的项目,像一个航空母舰,但也就说明它的启动不会那么快,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寻求单点突破,不能等整个航空母舰启动了才启动,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大家需要有一定的耐心。所以,回到这一点,我还是希望社区能够充分的沟通,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肯定还是 CR 和 EF 并存并需要相互配合推进项目的发展,所以沟通就尤为重要,良好的沟通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最后,我举个例子,上周因为看到美国要禁 TikTok,我有感而发写了篇文章《由 TikTok 危机看到不一样的未来》,收获了五千多的阅读量,还蛮受鼓舞的。当然,另一方面,也看到大家对于去中心化应用的渴望,以及对于现在平台作恶等的不满和恐惧。所以,陈榕老师的理念,关不掉的应用我是非常认同的,希望执行团队能从实践的角度去快速实现这么一个理念。包括微信也可能面临被禁掉的风险,这造成了全球特别是华人用户的恐慌,大家都在寻找替代方案,所以我也想跟社区包括核心团队分享一下,这种市场时机是你等不来的,但是你碰的上的,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一方面有一个应用,功能简单,性能完备,我们都不需要打广告,立马就可以成为很多华人的替代方案,社区有个 IM 项目 Hyper 现在可能在测试阶段。我希望大家明白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如果这个 IM 是基本可用的,可能带来的是几万甚至几十万的用户。当然,据我了解,这个应用对于基础设施的到位程度是有很大依赖的。所以,这是一个经验也是教训吧,市场的机会非常多,但是我们也要有一定的紧迫感,哪方面可以寻求单点突破,可以迅速做出来给用户使用,是我们要考虑的。要以用户为中心去思考需求和痛点,再反过来定义中间层的业务逻辑,有一部分暂时的中心化也没关系,最主要的是先把用户吸引到平台上来,那可能成为 DID 的用户,成为去中心化存储的用户,这样做好了,基础设施就能够发挥出来。所以,一定要从市场往下驱动,有市场的敏感度,抓住市场需求。

我就先介绍到,总的和大家分享了几块,一块是参与 CR 以来的一些感受和建议,另外从生态发展的角度谈谈我们的看法,也包括销毁的一些问题。最后,就是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大家一定要有市场敏感度,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事半功倍。通过这几个月的深度参与,也发现咱社区卧虎藏龙,有一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很多社区成员始终对亦来云不离不弃,是非常让人感动的。这也是亦来云不同于其他项目很重要的点,也是我非常有兴趣在里面和大家一起做事情的原因。这说明亦来云的社区基础是非常稳固的,如果无论是 EF 基础设施建设还是社区生态建设项目都能整体配合到位,做得扎实到位,那项目就比较丰满和完整,亦来云作为一个航空母舰型的项目,这些就是它的综合优势,大家一起努力吧。

来源:CR先锋资讯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