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整理 ▏亦来云 AMA 精华回顾

近日,亦来云以太坊侧链正式向全网用户开放使用权限,CRC 的竞选也即将开始……很多社区成员都想了解关于亦来云接下来的规划和进展。所以,我们此前通过社区渠道向社区成员们征集了大家想要了解的关于亦来云的问题,并邀请了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和社区团队的成员进行了回答。以下是此次AMA的精华回顾。

1. “去中心化互联网”和”智能网络”是比较宽泛的术语,许多项目都在使用类似的术语,亦来云如何做到与这项区分开来?

陈榕:Smartweb 是一个运行应用程序的网站。虽然,有很多人在使用”去中心化互联网”和”智能网络”等这些术语,但如果您的平台没有保护用户数据,那么它就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当前,有很多术语都只是个噱头,重要的是谁真正致力在打造去中心化的网络。我们也使用其中的一些术语,因为你必须进行交流,但是我们不把突出这些术语放在优先位置,作为一个简单的词语,”去中心化”和别的词语没有什么不同。

在亦来云,我们专注于为整个生态系统创造价值。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亦来云将要创造的价值?看似大家都在都在谈论 Web 3.0,但有一点大家都忽略了,但是亦来云正在做,那就是我坚持了20年的一点——操作系统必须100% 地分配网络数据包,这是确保互联网安全的关键。没有一个安全的互联网,你怎么可能有一个安全的 DApp?就像你无法在一个不稳定的地基上建造起一栋稳定的大厦一样。

如果你不能保护数字资产不被盗版,那么它怎么具有价值呢?你如何支持一个经济体?许多区块链项目都宣布他们将保护用户数据,我不认为这真的能做到,因为没有网络操作系统这件事没办法完成。在这个问题上,我花费了20年的时间来研究,非常愿意接受新的见解和解决方案。到目前为止,除了亦来云正在开发的解决方案之外,我还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解决方案,一个专为互联网设计的网络操作系统支持的基础架构解决方案。

20年来,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项目意识到这个简单的概念:作恶其实是应用程序的本质。在我看来,如果阿里巴巴( Alibaba )或腾讯( Tencent )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能够利用它们的资源,让我相信它们具有真正的实现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所有权的愿景,我早就加入了。遗憾的是,没有人能说服我,所以亦来云要继续做下去,也必须有人去做,因为这个世界需要。这关键是创建一个背后没有中心化网站的 DApps。别的说法并不重要,只要我们知道自己的方向是正确的,并坚持自己的路线走下去就好。我们要用行动证明给大家看,我们做出来的东西会拥有怎样的价值

亦来云要做的是向大家展示一个新的互联网,它的用户可以通过世界上第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聊天应用程序进行通信。我们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建立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并帮助改变世界,这才是我看来亦来云最有价值的事。

2. 有没有计划为开发者制作一个技术视频来解释为什么如果他们想要建立一个真正的 DApp, 亦来云是比其他区块链更好的解决方案?在亦来云上构建 DApp 的优势是什么?

开发者体验团队 Donnie Bullers:目前,我们有两个高质量的公开视频,用于分享亦来云和Cyber Republic 的基础概念。除此之外,亦来云学院上还将提供许多简短的( BiteSize )视频。本系列视频将包括”什么是区块链技术”、”弹性共识”等内容,帮助大家理解亦来云并使用亦来云构建 DApps。

3. 是否有计划将 Elastos 生态系统与 Windows OS 集成?

陈榕:Elastos Smartweb 是在虚拟机上运行的。近期,我们将客户端作为重点——Android和 iOS 是最突出的移动操作系统。目前,在服务器端我们只支持 Ubuntu 18.4。

我们确实计划将客户端移植到 Windows 和 Mac OS,但当前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需要进一步的基础架构和生态系统开发才能使这种集成成为现实。当将 Trinity ( Elastos浏览器 )移植到 Windows 和 iOS 成为一项紧迫且必须的开发计划时,我们会在 Elastos Smartweb 的基础组件方面做好准备。

4. 还在拓展 DID 用户吗?目前已经创建了多少个?

陈榕:据我所知已经安装了130多万个 DIDs,当前虽然还在不断增长,但增长率可能不是很高,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在 DID 装机达到百万里程碑后我们不再着力拓展是因为:这最初的100万个 DID 注册用户或者100万个机顶盒并不是 Smartweb 真正的落地应用,它们只是用来证明 Elastos 组件是可以工作的。加入 W3C 以来,标准化是 Smartweb 上开发的首要任务,接下来我们将重点确保我们的 DID 符合 W3C 标准。

5. 面对当前的竞争,亦来云将如何吸引更多的开发者来 Elastos Smartweb 上做开发?

陈榕:我理解你的担忧,但需要明白的是,当前我们具有领先优势。亦来云的 Trinity 和微型网站(分布式服务器)正在迅速发展,我们还计划将电视盒用于中继消息传递和群组消息传递。我们希望这些关键组件以及其他已经建立的技术支柱(如,ETH 侧链和 NEO 侧链)在2020年第一季度完全投入使用。然后,随着CR的不断完善,将推动社区进入完全自治的阶段。在2020年第一季度之后,亦来云的重要工作将转移到拓展用户数量上来。

我们希望,到2020年8月,亦来云上的 DApps 每日用户数量达到2万,届时我们将能够更有效地吸引开发者,因为我们的用户群将对生态系统产生重大的影响。我们只需要吸引真正能够看到亦来云价值的人来上面做开发就够了,我们始终希望质量是第一位的,因为质量好了,数量也会随之而来。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做好亦来云的基础设施建设,为开发者提供良好的开发环境,使他们能够开发出真正的用户体验良好的 DApps。

6. 亦来云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陈榕:很简单,我们必须迅速构建好 Elastos Smartweb 基础设施并证明它是可行的。在我们开发出完善的基础设施来支持我们的愿景之前,它只是一个愿景、一个想法、一个梦想。我们要实现这个愿景,因此必须先把基础设施搭建好。一旦基础设施搭建完成,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克服接下来的所有挑战。

7. 是否打算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电视机顶盒?

Elaphant 团队负责人宋世军:当然,你的想法在可能性的范围内是确定的。首先,我们必须成功地开发电视盒上的群组聊天服务,并在社区中进行基本测试。我们仍然在完善一些细节,所以暂时先不在社区发布。我们还将在电视机顶盒上实现个人数据和存储服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会有重要更新。

8. 关于 DApp 有什么建议吗?以让社区成员参考来建立一个实用的 DApp。

陈榕:我想到了几个大型 DApp,最重要的是去中心化 IM “比如微信”或者任何去中心化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我还想看到一个不使用网站的物联网框架。第三种是去中心化的电子商务。卖家应该得到公平的销售份额,而不是把部分销售额交给中心化的平台。

9. 未来有没有计划实施 EOS 侧链,就像开发 ETH 侧链和 NEO 侧链这样吗?

陈榕:很高兴你问了这个问题。我们目前正在为我们的 EOS 侧链制定计划,团队已经有一些成员参与其中。但需要注意的是:(1)EOS 侧链处于早期研发阶段,所以它不会很快就在测试网上发布;(2)EOS 侧链目前不是 Elastos 的主要开发计划。因此,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在做当前更紧迫的事情。

10. 您能否就”腾讯将建立区块链虚拟银行,华为在他们的手机上添加了钱包”等事做一下评价?

陈榕:我认为集中式的开发是高效的,但也很容易腐败。所以在我看来,这些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来防止腐败,进一步提高效率是很自然的。我相信,这些开发将会发展的非常迅速。

11. 对于任何其他区块链公司来说,复制并改进 Elastos 的结构并拥有自己的 Smartweb 版本是否很容易?

陈榕:不,我不这么认为。较小的区块链团队可能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或经验来完全理解 Elastos 作为 Smartweb OS 的含义。对于大企业集团来说,过于官僚化,而且法律禁止它们复制 Elastos。

12. 您将在 Elastos 以后做什么以实现自给自足?您可能参与或希望在 Elastos 上看到任何可以帮助构建的 DApp?

陈榕:明年对亦来云来说是关键的一年。重点是吸引用户从旧的互联网迁移到新的互联网。2021年更可能是建立数字资产点对点交易业务模式的一年。2021年也将是进一步解决问题、填补漏洞、修补不足的一年。我不能确定这些漏洞会是什么,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肯定地说我的精力会集中在哪里。

13. CR 接管运营和财务时将如何进行分工?CR 会在任何地方合法注册吗?如何对那些为其工作的人进行分类?

陈榕:虽然指定的 ELA 将转移到 CR,但 CR 本身不会”接管运营和财务”。必须强调的是,CR 不是一个公司或企业实体,它是一个社区组织,旨在通过基于区块链的 CR 共识来集体管理 Elastos 生态系统及其发展。因为没有法人,CR 不会在任何地方注册。

社区主要由成员组成,他们不是雇员,不需要雇佣合同,他们的身份将通过DID进行分配和管理。所有社区成员都可以成为项目发起人或项目团队成员,为社区做出贡献,社区对所有公众开放。

来源:CR先锋资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